12月25日,金融委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

央行官网截图

金融委的表态无疑给银行补充资本带来一场及时雨。近年来,随着商业银行资产规模的不断扩大,单独依靠商业银行内源资本积累的银行资本补充已不足以支撑其发展需求。2018年1月,银监会联合央行等机构讨论并下发《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支持和鼓励管商业银行在资本补充渠道上进行创新。在严格资本监管的大背景下如何进行资本补充成为了学界及业界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天风固收孙彬彬认为,整体来看,银行仍然处于缺资本的状态。

商业银行监管资本可分为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二级资本三个部分。

来源:天风固收

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需要在2018年年底全部达标。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在2018年年底分别达到8.50%、9.50%、11.50%;其他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在2018年年底分别达到7.50%、8.50%、10.50%。

来源:天风固收

从上市银行报表来看,银行资本充足率监管达标压力不大;但也应该看到,仍有部分银行资本充足率处在达标线的边缘。特别是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基本上多数股份行和城商行位于高于达标线1%附近。

考虑到目前二级资本债发行限制较少,而且各类银行已有较多的发行,二级资本补充压力相对较小。(核心)一级资本的补充来源相对有限而且难度不小:要么本身大幅提高盈利能力,要么增资扩股、发行优先股。

整体而言,银行仍然面临资本短缺的问题,特别是(核心)一级资本补充压力较大。

来源:天风固收

此外,还有两个问题值得关注:一是社融中贷款占比上升对资本的消耗;二是系统重要性银行将面临更加严格的监管约束。

今年以来随着监管趋严,非标融资收缩,社会融资规模构成中贷款占比上升。表外非标回表与资本计提。随着表外非标回表,将加大银行资本计提压力。

如果存量非标全部自然到期,只有少量非标回表,那么对于银行资本充足率可能影响不大。不过,只要这部分融资需求还在,如果最终使用贷款对接,仍然需要面临资本占用的问题。

来源:天风固收

孙彬彬还认为,各类资本补充工具近年来均有较多的发行,反映资本监管、MPA考核压力下银行补充资本的需求强烈。二级资本债发行难度较低,当前的难点在于如何补充一级资本特别是核心一级资本,这也是当前中小银行纷纷谋求上市的重要原因。

来源:天风固收

首页时政